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国管伟帅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苍天啊,还我父母!

2017-10-2 11:10| 查看: 31| 评论: 0

【摘要】:   国假的第二天,仍然没有外去的心。孩子昨晚来家吃饭的路上被堵的百无聊奈直至忍无可忍,无奈之下以江苏伟帅微博(还是微 信?)的名义向省交通台了一条堵车现场直播,被省台点名到姓免费为江苏伟帅做了一则广而 ...

  国假的第二天,仍然没有外去的心。孩子昨晚来家吃饭的路上被堵的百无聊奈直至忍无可忍,无奈之下以江苏伟帅微博(还是微 信?)的名义向省交通台了一条堵车现场直播,被省台点名到姓免费为江苏伟帅做了一则广而告之。
  可喜可贺么?不管如何,但我,断断可不想能成为堵路大军的一员。继续上班,刚好,利用难得的清静,看看书,也可捋捋一下思路,希望或也可找到普天同庆的快乐。
  但断断没想到,撞天运般的竟然看到那一首小诗,“有一种心情,没有人可以诉说;没有特别的故事,有你就够了;如果我有信仰,那必须爱你;谁没有秘密呢,只想深藏于心!”---因为在这个时间偶见了这么一首无名诗,那颗不该触动的心弦还是被撩疼了。
  唉,算是“引语口开”么?
  昨天冒雨去看了我的舅舅和舅妈,也是我离世的母亲她老人家唯一还在世的嫡亲哥嫂。
  记得当时和二老分手时,回到车里透过右侧的车窗看到二老站在门口痴情的看着我这个做外甥的即将离去的情景,心里突生念头急欲拍下这个瞬间。当这个念头成为决断时,车己启动向前滑行五十多米。点回空档,拾起手机,猛的跳下车,冲入雨帘,跑到二老的小门外,呼请二老再站在不落雨的门口,再让我拍照留存。当时当时外面,豪雨倾盆,是天怜我苦?
  面对二老,我记得我当时淋落雨水的脸上依然一脸灿烂,可一转身跑向回程车时,泪水己掩没满脸的雨水,因为,睹舅思母。
  直到深一脚浅一脚的冲到车里关上车门,仍然不能自抑,忍不住嚎啕大哭,大放悲声:我的妈妈,我的二老,我的父母大人,您们在天堂,还好吗?还想儿子吗?
  八月十五就要到了,每每看到那团团的月饼,就想到人间世上家家都得团圆会,可我那孤苦二老父母大人,在天堂,还好吗?
  写着写着,泪水忍不住顺颊而下。
  我也不想这样,可这泪由心生。昨天有同志看到我的悲泣就发话责难,“还给不给人有好心情过八月半了?”
  我知道,我也理解,逢年过节,谁不想一家家的欢欢喜喜?可是,唯独我,父母在世,“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上有老”或只是一种表面的负担,父母走了,“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亲不待”却真是一种本质的孤单。
  父母走了,再没人喊我“儿子”,这才感到从未有过的空虚和飘渺;二老走了,从那后再没人催我回家过节过年,我自己才感到我被可有可无了。
  父母在世,不觉得“儿子”二字的荣耀和所蕴藏的幸福,可当父母没了,才知道这辈子“儿子”已经做完了,下辈子做我父母二老的“儿子”福分,还不知道有没有资格再轮到。
  父母在世,我在外历经风雨从不言愁,再累再苦回去时也是笑容可掬,可现在二老走了,我去哪里寻找我灵魂真正的期盼依靠和贴心知骨?
  父母在世,东北那“王兴”家乡是我的老家;父母没了,那“王兴”所谓的家乡就只能叫做故乡了,或许梦见的次数会越来越多,回去的次数会越来越少。
  “儿欠父母不孝义,俯首往事泪两行”。故越是这个时节,那种刻骨铭心的思念和内疚,亦更无法抑制。
  这样的心境,岂是一般家全幸福之人可以体会和理解得了的?想到如此这般,就算再是黄道吉日,我又有何心情欢天喜地?我如何能做到不泪不悲?
  三张纸巾揉成团状仍抹不去揩不净我满脸的泪水,休怪我仰天长啸对天责难:
  苍天啊,还我父母!!!
                 
                                                
上一篇:挣两枚铜钱
    手机二维码扫描

QQ|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备案号:苏ICP备10023548号-1| 国管伟帅  

版权所有:江苏伟帅塑业有限公司|GMT+8, 2017-10-23 10:22 , Processed in 0.07519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