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国管伟帅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娃苦

2017-9-22 15:45| 查看: 59| 评论: 0

【摘要】: 晨四点多,自然习惯的醒了,翘头侧目,室外隐隐的晨光落进眼睑。轻轻的掀开薄被,摸到床头小柜上充电的手机,轻轻一摁,主屏显示“五点没到”。 因为我早晨六点前因故必要出发,所以每天早晨要早起在这之前的这一阶 ...
    晨四点多,自然习惯的醒了,翘头侧目,室外隐隐的晨光落进眼睑。轻轻的掀开薄被,摸到床头小柜上充电的手机,轻轻一摁,主屏显示“五点没到”。
    因为我早晨六点前因故必要出发,所以每天早晨要早起在这之前的这一阶段时间内解决吃喝拉撒漱洗问题,还必须不能惊醒头一天晚上做作业做到十一二点左右才上床休息的上初三的孩子睡眠。这是一个难度极高的动作过程,但我相信我已经把做间 谍 窃 案 中的谨小慎微极致动作演绎到了淋漓尽致。
    就这样,夫人起初还屡次三番命我“不到五点半不准起来”,怕吵醒迟睡的孩子。记得最后一次也实在把我逼急了,壮着猴胆气呼呼回复夫人:“总共就半小时(要求完成吃喝拉撒),你来完成试试?”
    明知不可为,而非要为之?夫人也被我用暴力语言剌得一愣一愣的,没奈何破天荒再次出现“针尖不对麦芒”的真事。
    实际我已经够小心的了。每天早晨,和小偷一样,轻轻缓缓的翻下床,套上临时大 内 裤,轻脚踩在拖鞋里,轻手轻脚的扳下房门内侧的门把手,但因房门锁质量太好,那开关的“喀嚓”声,总让我的心头直如被雷击一般。
    怕惊醒晚上陪孩子做作业的夫人被吵醒后招来一顿“暴风骤雨”的责斥,更怕惊醒孩子,没奈何关门时也是小心翼翼,先用皮糙肉厚的一把手指头垫在门框上,另一只手轻轻拉近活动的房门,直到触及,才让那等候已久的垫指抽身离开,接着又听到喀嚓一声轻响,才算是把跳到哏嗓咽喉的小心,给挪回去。
    室内光线很暗,自己孤独的影子虚弱地拉在地上。孩子休息的卧室,离厨房有两道门且有七八米的距离,但都不是封闭的隔音门。蹒跚走到厨房门口,先轻轻摁下外面厨房灯的开关,再屏气凝神轻推开吊着的轨道厨门,侧身挤入后再轻轻还原合上。依然先用一只手的手指头垫在门框接合部,不让发出关门的响声。
    小铁锅里,是昨晚上夫人准备好的片状半成品素食还没放入清水,端起来,放到可移动位置的水龙头下面,调整好放水角度,让冲入锅的水流侧击在深式铁锅的内侧壁上,努力确保把放水的哗哗声降到最低。当把放好合适水位的煮食端上灶具台上后,轻摁旋开煤气开关,把火苗调节到不大不小的燃烧度,保证不发出那种煤燃时猛烈的滋滋声。
    候基本煮好后,轻盛轻端轻放上外面的餐桌,慢慢的用筷子搅和,希望尽快冷下来达到可以入口。在这段等待的时间内,只能打开手机无线 网 络,浏览手机上无声的新 闻 内容。
    这时已近五点半钟,外面天色已经大亮,偷机取巧赶路的大货车和拖泥的渣土车早已不敢穿城而过,那轰隆作响的车吼渐趋如人要断气一样的细若游丝。但不远处房 产 开 发的施工现场,那些急吼吼开工的人可能是要先清理完前一天留下的水泥混凝土残渣,到这个时间段就把那搅拌机外壳敲得山响。尽管我把高层双玻窗户关得严密,那噪音依然如水如气般窜隙钻缝进来。
    天天如此,我都怀疑这敲搅拌机的人是不是奉了现场包工头的旨意,借此音响来招呼各工种的工人尽快进入工作状态的。否则,为何每天那么准时(狂敲),和暴响?
    叹服这城市噪音一日复一日的继续,可真的无可奈何。就象我和我的孩子,不能左右这世界一样。
    我知我这般小心谨慎的揉弄琐碎,自不如孩子的辛苦,但我们,必须都得去做。
    有些动作和想法,不是希望所有人看到,或者想到。自己都觉得多余,因为应当不需要所谓理解,这原本就是每一个阶段生活的一种习惯。相信好多人,会和我有一样有感叹,而且,当真正细细品味这份感叹时,脑壳一转身,却又立生无限伤感,和怨恨。
    还好,明年这会儿,我就熬出头了。可我的孩子呢,继续。
    娃苦。

                  

    手机二维码扫描

QQ|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备案号:苏ICP备10023548号-1| 国管伟帅  

版权所有:江苏伟帅塑业有限公司|GMT+8, 2017-10-23 10:13 , Processed in 0.07519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