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国管伟帅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但愿徐姐的嘴,开过光的

2017-9-17 12:20| 查看: 61| 评论: 0|原作者: 江苏伟帅一号

【摘要】:   一小盒度嘴暖胃的花生米被三抠两掏,几近没了一半都嚼下到肚;一杯奶茶,才充好不久,就迫不及待的牛饮入口。想学小资们那细嚼慢咽的样,自己都知道,自己再厚的脸都秀不来。老脸皮了,和那久喝的茶水一样,都寡 ...

  一小盒度嘴暖胃的花生米被三抠两掏,几近没了一半都嚼下到肚;一杯奶茶,才充好不久,就迫不及待的牛饮入口。想学小资们那细嚼慢咽的样,自己都知道,自己再厚的脸都秀不来。老脸皮了,和那久喝的茶水一样,都寡了淡了。
  静静的星期天,现时只有我一个人坐办。清爽的阳光洒进来,偶尔夹杂处理三两个 微 信和电话,那是一样努力的客户在继续放弃假休继续盘算着来钱的套路,我必须配合。
  “有没有人说我也是黄世仁?”---这是哪跟哪啊?“这不是侮 辱 我,这是侮 辱 黄公世仁呢。”  同事们一个个休假,不是看麻就是游旅,扔下我一个人派坐在这六七十平方的办公室里,除了邻家的母猫在我腿边瞎窜乱蹭让我想入非非,还有马路上窜流不息的车辆和呼呼的噪音陪我,意烦心乱,如麻绕缠。
  正胡思乱想,外面一个邻人家的小朋友打断了我的思路。那孩子人长得胖胖福福的样,站在门外不远处的马路边晃来悠去,耳朵上贴着电话,眉飞色舞的喜不自禁样,嘴里麻溜嚼着“要请示老板”的做样在和他的客户讨价还价,信誓旦旦的想让电话那一端那掏钱主信他的意思。
  “这些小技俩,不是净瞎扯蛋吗?”我知道,他那营业执照上唯一的人名,就是他本人。
  听话听音,我假假低头收拢心神看我桌上的一堆乱书。那些书中,有一些不知名的后生小辈有的直如鲜肉嫩绺、有的假装纯情**,有的无祖无宗般天马行空,翻来掀去闷得索然无味,实在不想用手指头再碰一下;再瞄那案角鲁爷厚厚的苦书,这会儿更不想再翻,怕好好的心情看到那钻心的字眼再被苦大仇深般刀割一遍;单哥的短评也没有可读,这三两天全国一片歌舞升平准备迎接十 九 大的胜利召开,暂不需单爷再笑里藏刀的舌绽莲花。
  再点开电脑媒介,平时惯 闹 事 暴 黄的新 闻 网 路,和 骚 扰 电话一样,或因为假期,甲乙丙丁各方如约好的一般,全部揠旗息鼓,新信杳无。难不成各路英雄好汉都被各自或非各自的婆娘拧了耳朵去温柔乡里了?
  滑开手机,撩开朋 友 圈,蹦入我的小群,只见存留的信息显示我那几个损友烂兄星期天一个个闲骨头疼,叽叽喳喳在群里编着、贴着“八月十五看看到了,群 主 发不发红包月饼”刀刀入骨的挤兑话题,一个个和深宫怨夫一样呢。
  偶一浏览,那一行行信息直吓得我“滴胆吊魂”。嘴上不敢说话,手指不敢乱划,腹内辗转、汗流浃背:“这是要把我这良家男人往火炕里推啊!”  “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啊?”我都盘算好了,以后这一逢年一到节,我就眼巴巴盼着有哪位救苦救难的菩萨大爷如春荣、立晗、大兄等兄弟姐妹,能主动贴钱邀请我出去周游列国,好冠冕堂皇的避开这破节和这班损爷的粘---“嘻嘻,各位爷姐,我容易吗?”  正思量如何机智勇敢的回复我那一班兄弟姐妹,突然腹内“叽咕咕”一声声此起彼伏的窘叫。早晨起床迟赶时间在半路上将就了一点“放心早餐”,到办后虽然嚼了点花生米,喝了一点苦水茶,还是迹近于空腹。
  呵呵,谁让我是一丈三尺高的汉子啊,而且,又适逢 减 肥的关键阶段。
  唉,这又要哪壶不开提哪壶了,再聊“减 肥”。
  我曾和办公室小朋友们发过宏愿大誓;“哪天我(体重)能减到140斤,请你们所有人到万达嘉华(本地小城最大的酒店之一)吃自助餐!”  后来就真有那可爱的小朋友隔三差五关心我的体重,她们记忆力真好啊。从小同事们那一个个脉脉含情、热情如火的关注中,我知道自己压力大啊,“要努力 减 肥!”。
  昨早那帮我调理身体的徐姐嘱我“晚上回家别再餐饭,说包我一月内再减二十大斤。”  通过大半年可泣可歌的沉痛 减 肥,我现体重将将就就一百五十时斤。对我来说,本已面目全非、如柴骨瘦,果然还能再接再厉“雪上加霜”?
  我当时听她说后开始是一片惊喜,可才几秒后,又是在内心一声长叹,“我能管得住我自己的嘴?我能管得住我这活蹦乱跳的心?”  “徐姐啊,要真能速减二十,我买一百挂大鞭来你门上大鸣大放!”说实话,能遇见救苦救难、大慈大悲的徐姐,已经花光我所有的运气了。“谢谢喔!”  昨早刚刚才听徐姐嘱告想加倍努力 减 肥,没曾想,昨晚一班兄弟即请我吃饭。推辞的话是断断说不出口的,除非不想在这兄弟圈里混了。列席后也就只用筷子略微夹丁点素菜,狂喝了几杯凉白开,晚上回家,不顾羞赧忍不住和夫人大放悲声,“肚子涨得实在难受啊!”最终,在小区内小跑了六圈,实在感到小腿肚如绑重铅。
  做饭的阿姐今天没来上班,两个办公室小美女在楼上小餐堂包了饺子,煮好了刚刚发在内部网上。适值空腹,再看到盛在不锈钢盘子里肉色的饺子放在网上的图片,有如花似玉的那般概念,牙根都痒痒了(气的)!---勾魂呢?----嘴里又生口水了。
  “上楼,还是不上(楼)?”---一日三餐,一到时间,就这么纠结。
  现在只有双手合什向苍天祷告:  但愿徐姐的嘴,开过光的。



  

    手机二维码扫描

QQ|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备案号:苏ICP备10023548号-1| 国管伟帅  

版权所有:江苏伟帅塑业有限公司|GMT+8, 2017-10-23 10:15 , Processed in 0.06445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