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国管伟帅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母亲节前,不要和我再谈父母

2017-5-13 11:01| 查看: 277| 评论: 0

【摘要】:   写下这个标题,我的泪,止不住夺眶而出。。。任谁不想天天把愉快写在脸上,放在心上?可我,好多时候做不到。有些东西,是不能触及的回来后,一直关注“一带一路”。这才是轰动全世界影响全世界的 ...

  写下这个标题,我的泪,止不住夺眶而出。。。
  任谁不想天天把愉快写在脸上,放在心上?可我,好多时候做不到。
  有些东西,是不能触及的。
  回来后,一直关注“一带一路”。这才是轰动全世界影响全世界的千年大计,这也是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真正产生“大唐盛世”的又一个始点,也是中国真正崛起的最显著标志性事件,将来回来首再看这段历史,一定会发现,“中国,让世界敬礼!”  中国,不以刀枪,再次赢得世界的尊重。
  近些日子,一直在惴测,如何能在历史的大动作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包括商机。可时不时的,这两天,网路上三三两两“母亲节”三个字的字眼总不时的跳入自己的眼睑,如刀一般直刺自己的心尖,生生的疼。
  我知道,这节,和中国商人的利益与否,并无最直接的关联,不象什么引进来的诸如“圣诞节”的那么猜测的诸般恶意,但我,真的不想,不敢想,不想要。
  一直想回避,应当叫“躲避”最精准。“母亲”二字,提起来,就是一把泪,一宿一宿的泪,我,是男人啊。
  每次去父母坟前,除了无休止的脱口而出,“妈妈,儿子对不起你!父亲,儿子不孝!”别的,儿能说什么好?除了泪如雨下,没有其他,没有。
  有语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可我做儿子的,给了我那含辛茹苦的父母什么样的报答?现在说什么,都是假的,都是空的,全是屁话。我时不时就会恨我自己,而且是痛恨。
  恨天恨地么?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渐趋的,不恨了,不怨了,只想把自己的灵魂永远自锁在无尽的自责中,自己把自己打入十八层地狱,不想超生。作为人子,已经没有任何机会,再报父母的恩。没有任何机会,永远没有。
  还有比这再绝望的吗?
  平日里偶尔,有兄弟在面前提父母,提如何如何要孝敬父母,自己就默不吱声,或者岔开放题,或直接选择离开。那时候,自己知道,再过一秒,自己不争气的泪水,就会止不住的流出来,就如现在,一边流泪一边打字时,还不敢出声。不算丢人,但总是打破了环境的氛围了吧?这样,总是不好。
  前次和哥在海南休息,事先早就计划和哥哥在晚上一道出去,没想带上任何同仁,不带任何兄弟,就亲兄弟俩找一个小酒馆,兄弟俩好好促膝谈心,诉诉多年来的兄弟真情。因为这样的景状,从来没有过。可真到了晚上,心里自己给自己设了高墙,怕忆起父母,怕发生兄弟俩在人家酒馆里抱头痛哭的场景。哥哥岁数大了,难得跟弟出来一次,何况那心,那阅历,哪有如做弟的心肠铁石?
  最终,难得的那几晚呆在一起,我用最世俗的套路把兄弟俩呆在一起的时光故意打发过去了。哥,你懂做弟的心思吗?
  还有,还记得那次吗,面对挪上冷铺真正“走了”的妈妈,知道此生此世,再不能成为“母子”,叫一声“妈妈”再也不会回应,儿再有千般痛、万般苦,父母再也不会知晓。那次,我在哥姐面前唯一的一次嚎啕大哭,嘶心裂肺。就那一次,那是唯一的一次,我不想再掩饰自己。
  人生,好苦。人生,好多时候,都在做作,都在为别人而活着。没办法。
  揩了多次的纸巾,一次次的展开,揩干,再一个次次的揉成团,放在手边,放在面前。紧抿嘴角,咬着牙想对周围所有人说,“现在,不要来打扰我,我想静静。也请不要再提‘母亲’二字,好吗?”  没有我的境遇,不知我的心伤,不知我的遗憾,不知我失父之疼、丧母之痛的刻骨铭心。每个人都有欢乐和快意,也可以分享,但不要有意或无意的动辄撕开别人身上的伤疤,还以为你所想象的“乐”。那样,不是太残忍吗?做人,也要讲究点 政 治,包括守规矩,不要太随意。
  遵循常理,近五十的人,应当看透生死,悟彻轮回,但关键是我真的做不到啊。“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我知我天性柔软,更知道这就是我人性中最最致命的弱点,但我真的改不了。
  感谢父母二老把儿女抚养成人,知道做人要象我父母那样“善良”,做人要做“好人”,可儿子也想和父母二老哭诉:适逢这世道,“父亲,妈妈,看把儿累的。”  我不是“大奸大恶”,我知道我将来走后,对我“挖坟掘墓”的事,想来断断不会发生,根本就不谈“概率”二字。当然,“拆迁”,“新农村建设”这些官家的正事源由,除外。我从来不想净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岁月呆久了,有些,我早想开了。“人在做,天在看”,我知道天上,还有我的父母,在看着他们最疼爱的幺儿。
  时间,自然会无偿代笔为世上每一个人书写每个人真正的历史,并作出公正的结论。这无关你是王侯将相,还是贩夫走卒;也不管你说你自己是“阳春白雪”,还是有人给你早下定语咒你是“下里巴人”。
  好多周围人,和我那嫡亲疼爱的大侄一样,怪我脸冷心狠,满腹的牢骚,或还有深深的恨意。可有人能知道,我和我的父亲,一样?每个人,特别是男人,没有恒久和频频的人生磨砺,如何能成人成材?与其将来在人前哭,不如现在在家哭!这算是所谓的“代沟”吗?
  我能略感安慰的是,我那“吃尽人间苦,早成人上人”的外甥,或能懂得我这段心里话。
  孩子啊,将来,你也会懂的。但不要懂的太迟。不要和我现在一样,只能说来说去那几个字,“对不起,父母”然后,除了泪水,还是泪水。
  放下自筑的心牢,放下硬直太久的身段,放下狗屁的虚荣,放下或有的埋怨和懒散,放下所有的所有,原谅一切原本自认不可原谅的,记着,“尽快,尽早,爱你的父母,爱你的妻和儿,爱你周围所有人,做一个好人,做一个孝子贤孙。”
    我再在我心里打下几个字,再祝我的父母二老:
   “父亲,妈妈,天堂安好!”
   




  

    手机二维码扫描

QQ|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备案号:苏ICP备10023548号-1| 国管伟帅  

版权所有:江苏伟帅塑业有限公司|GMT+8, 2017-10-23 10:18 , Processed in 0.06347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